akko使我快乐

我就是向往当英雄,这不能怪我吧。

雷狗子内心真的很强大啊 为不被看好的未来努力奋斗 真是越看越喜欢

这漫画其实画风超帅超有感觉的 但是知名度好低哦

虽说是残酷的决斗 我却感到了雷狗子和利兹的浪漫 还是关于“道”的贯彻 这种用死来坚持到底的愚蠢真的是浪漫到爆 作者笔下的所有角色都有自己的“道” 我太爱小动物了!!!

对于伊布奇的死我的观点是——十足的殉道者

路易来后才知道为何而战的大叔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道”。如果路易走了那么他的“道”也会随之消逝,即使这样活下去了伊布奇也只是行尸走肉罢了。所以为了心中的“道”伊布奇选择用生命守护,这难道不是殉道者的行为吗。

不过我看来为了信念而死是最浪漫的死法了。日本人真的很喜欢贯彻“道”这种精神呢,是一群浪漫的人啊

狮子大叔真的好萌哦 这种下意识的保护 喜欢这种相处模式了

这就是欧叔啊😭😭😭

我的天!!!这个也好符合统帅啊

无畏布施

我双手颤抖,身体麻木,头脑早已混沌不堪。

心脏剧烈跳动,快要冲出喉咙,狂躁的鼓动让我听不到外界任何的声音。太阳穴旁的血管突突跳着,难受又眩晕。

我会怎么样呢?她会怎么样呢?要是我这么做了这件事又会怎样呢?

为什么要让我看到啊。双腿已经发软,剧烈颤抖的呼吸无时不刻提醒自己赶快逃离。

我的心里有风,有惊雷,有骇浪,就是没有勇气。

她绝望的叫声再次响起。空气开始极度压缩,我被困在这名为恐惧的方圆内,进退不得。本能不允许我做出任何一个动作,无论是进攻还是逃跑。

冷汗浸透了衣服。肌肉的无力涣散也无法让我冷静出声,我甚至恶毒的想就这么躲着直到结束。

开始盘算起这么做的胜算有多大,可就当我拍拍脸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时被手上传来湿滑的触感惊得愣住。

是泪。

妈的。我不能就这么不管啊。她每一次的哭喊都会重重砸在我身上,砸在那个束缚着恻隐的铁链上。

眼泪滴滴答答往下流,哭喊越微弱,在我听来就越震耳欲聋。

不要。

不要停止啊,让我知道你还在反抗,让我知道你还怀抱希望。

她的嗓子已经嘶哑,只能听到力竭的抽泣和男人狞笑着拉开裤链的声音。

心里的声音越来越大,眼泪也越流越多,胸腔里好像正在孕育着另一个跳动的东西,但是本能正全力遏制它的生长。我隐约意识到那东西会给我带来危险,甚至因此而死也不足为奇。

可是……

心头的巨震扩展到四肢,随着那东西的生长,有什么坚硬的念头冲上大脑,和凝固的恐惧融为一体。

双腿依然麻木,呼吸仍在颤抖,不过有什么灼热的东西开始融化恐惧的坚冰。兴许是胸腔里的孕育完成了吧,我想。

恐惧还是如影随形,但我发现我也渐渐能体会到她的了。

我从没想过拯救什么,只是再也不想让别人也体会这种感觉了。

我的心里有风,有惊雷,有骇浪——

也有勇气。

我看到了火光。







ps:标题是来源于佛教用语,百度上的解释是“运用自己的内外财、知识智慧和言语等,在他人有急难、困苦的时候,抚慰人心,使人身心安稳,脱离恐惧”

不是中二也不是什么英雄梦,只是身为女性更容易积压过多的恐惧。曾经极度社恐,现在依然残存。还有夜晚独自一人的惊悚,要写具体也可以洋洋洒洒一大篇。有的人后来勇敢了,但这些恐惧还是能通过回忆找出来,感受过一次了才会明白恐惧有多么让人痛苦。

我只是想试着去勇敢一点

就这样吧

这也太棒了 这个网站的梗真是……太好吃了 有太太写吗 敲碗

emmmm最后一个是cp无关的统帅

山海

说实话已经两个月了,早已放弃这篇文的我被热度吓了一跳。这种随随便便的文也能蹭到喜欢和推荐,有点受宠若惊。

可惜回忆已经不够用了,我对她失去了兴趣。不管怎样,毕竟如题所说,山海不可平。无论她是否是我的所爱。

抱歉。于她也是。

对了,推荐下草东没有派对的山海,和这篇文同名的歌曲,有兴趣的听听吧

山海

1

她应该是对我一见钟情的。

在我的印象里初见是在办公桌底下装网线的那一面,我问她要灯吗,她回过头来说不。

可惜那时候我还没看到她眼里的光。

于是几天后才后知后觉发现上楼的时候总有一道目光在追随我,下意识投过去,不出意料撞了正着。

第二次对视,持续了一瞬就被我无趣的终止了。

因为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后来她目不转睛盯着我的次数多了,才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太寻常的东西藏在我们中间。

说来可笑,我重度脸盲,一个礼拜之内还没搞清楚她的脸长什么样,只能雾里看花般朦胧的回想她的眼神。那个眼神确实没什么独特的,但它偏偏只在我脸上过久停留。

这就不太普通了。但我依然看不懂。

从没被女生如此留意过的我开始紧张她的眼神,不太确定她心里到底埋着什么,有些手足无措。

即使她就在我旁边我也不会向她投去视线,毕竟我还不喜欢她。但是我能感受到她的目光长时间在我的脸上留恋。

在拐角的洗手池碰见,挨得很近才能倒掉杯子里的水。眼神与侧脸快速的碰撞又撤离。

右前方的打印机也开始频繁光顾了,因为一抬眼就可以瞟见我。

第一次说话是在我也不知道有多久之后,大冬天的,尽管室内开着暖气还是穿着大衣的她看着穿着短袖的我和直接管理我们的人真诚发问:

“你不冷吗?”

完全没有料到她会发问的我一时无所适从,敷衍着“不冷”就这么过去了。

第一次谈话话题就这么过去了。

我依然不喜欢她,但是她的眼神开始出现在我的回忆里,从稀疏到密集。

  他人即高墙。当他们挡住我的去路时,我的未来也一并黑暗了。

  心在嘶吼、在狂躁,却一步步成了恐惧的败犬。

  我曾病态的渴望太阳,如今早已放弃希望。没人能在满是黑暗的密室里永远保持光亮,于是我只能向往月亮。

  怎么就没能更勇敢一点呢。要是抱着就算死去也要反抗的念头,即使失去生命也会甘心。

  怎么就是不会,更勇敢一点呢!!!

练手

  它也曾很想当一个太阳,当一只狮子。但是一只高飞的鹰的愿望总是理想化的,直到前一刻才发现是自己太乐观了。不过毕竟它总是如此,幼稚地把理想当做无可替代的追求,自以为浪漫地想象如此过完一生,过了很久很久才发现原来除了愚蠢的快乐其他什么都没有。于是它就开始悲伤。多么无聊又恶心的故事,就算给听众倒贴都会拒绝。

  可幸运的是这只鹰又有着令人惊奇的修复力,无论多么深重的伤害最终都能遗忘。因此经历了折翼般的痛苦后它又淡忘了一切,再次带着那种目空一切的愚蠢快乐过着每一天。只不过自那以后,它飞行的高度低了好多。就这么过了好久,它的飞行高度越来越低,当低到一个程度的时候,又产生了一个想法。这次不是理想了,那个东西愚蠢无比。虽然永恒是个玩笑,但我还是希望能够在放弃之前尽全力坚持到底。鹰如此地想。

  成为一只狮子就是它想要在放弃之前尽全力坚持到底的东西,用人类的话来说应该更像信念一类的吧。不过这种东西太复杂了,鹰参悟不透。于是为了当狮子,它开始了属于自己的努力。但是多次尝试后它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过于亲近大地,虽然强装开心地试图降落,却总在中途就急速上升。那种被时刻包围的感觉有点难受,但自己可是下定决心要改变了啊,怎么能因此退缩。一次又一次,它越来越累,终于发现有些不对。在例行自省后它发现确实偏离最初的方向了,散发出光和热不是指非要融入天空不分你我,而是在乌云遮蔽天空时平和等待风的到来,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这个过程绝对不会好受,但却能吸引到地面上的狮子抬头仰望,一同坚守。

  鹰若有所思地看着地上一群群仰望乌云的狮子,仿佛看到重现的阳光终将镀上它们金色的皮毛。不经意间又瞥到了游走森林边缘的虎,独行,却也坚毅地对着天空龇出犬牙。虎的牙齿比狮子长一些,身子壮一些,眼神和狮子们如此相似,却又多了许多看不太清的东西。可能是独行的生活要艰难许多吧,鹰想着,却不可自拔地陷入了虎的眼睛里。当只虎吧,虎更适合我。它想着,终于坠入了大地。

  很久以后,森林里多了一些幼虎,草原也多了许多小狮子,它们虽然不太一样,却都喜欢仰望天空。前者在仰望时总会露出锋利的犬牙,仿佛在向太阳示威,又像是在向太阳致以特别的敬意。

  一点瞎想。真的喜欢理智寡言却又特别坚毅的人了。他们不特别能闹腾,却总雷厉风行骁勇善战,给别人的背影决绝又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