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ko使我快乐

我就是向往当英雄,这不能怪我吧。

无畏布施

我双手颤抖,身体麻木,头脑早已混沌不堪。

心脏剧烈跳动,快要冲出喉咙,狂躁的鼓动让我听不到外界任何的声音。太阳穴旁的血管突突跳着,难受又眩晕。

我会怎么样呢?她会怎么样呢?要是我这么做了这件事又会怎样呢?

为什么要让我看到啊。双腿已经发软,剧烈颤抖的呼吸无时不刻提醒自己赶快逃离。

我的心里有风,有惊雷,有骇浪,就是没有勇气。

她绝望的叫声再次响起。空气开始极度压缩,我被困在这名为恐惧的方圆内,进退不得。本能不允许我做出任何一个动作,无论是进攻还是逃跑。

冷汗浸透了衣服。肌肉的无力涣散也无法让我冷静出声,我甚至恶毒的想就这么躲着直到结束。

开始盘算起这么做的胜算有多大,可就当我拍拍脸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时被手上传来湿滑的触感惊得愣住。

是泪。

妈的。我不能就这么不管啊。她每一次的哭喊都会重重砸在我身上,砸在那个束缚着恻隐的铁链上。

眼泪滴滴答答往下流,哭喊越微弱,在我听来就越震耳欲聋。

不要。

不要停止啊,让我知道你还在反抗,让我知道你还怀抱希望。

她的嗓子已经嘶哑,只能听到力竭的抽泣和男人狞笑着拉开裤链的声音。

心里的声音越来越大,眼泪也越流越多,胸腔里好像正在孕育着另一个跳动的东西,但是本能正全力遏制它的生长。我隐约意识到那东西会给我带来危险,甚至因此而死也不足为奇。

可是……

心头的巨震扩展到四肢,随着那东西的生长,有什么坚硬的念头冲上大脑,和凝固的恐惧融为一体。

双腿依然麻木,呼吸仍在颤抖,不过有什么灼热的东西开始融化恐惧的坚冰。兴许是胸腔里的孕育完成了吧,我想。

恐惧还是如影随形,但我发现我也渐渐能体会到她的了。

我从没想过拯救什么,只是再也不想让别人也体会这种感觉了。

我的心里有风,有惊雷,有骇浪——

也有勇气。

我看到了火光。







ps:标题是来源于佛教用语,百度上的解释是“运用自己的内外财、知识智慧和言语等,在他人有急难、困苦的时候,抚慰人心,使人身心安稳,脱离恐惧”

不是中二也不是什么英雄梦,只是身为女性更容易积压过多的恐惧。曾经极度社恐,现在依然残存。还有夜晚独自一人的惊悚,要写具体也可以洋洋洒洒一大篇。有的人后来勇敢了,但这些恐惧还是能通过回忆找出来,感受过一次了才会明白恐惧有多么让人痛苦。

我只是想试着去勇敢一点

就这样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