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ko使我快乐

我就是向往当英雄,这不能怪我吧。

山海

1

她应该是对我一见钟情的。

在我的印象里初见是在办公桌底下装网线的那一面,我问她要灯吗,她回过头来说不。

可惜那时候我还没看到她眼里的光。

于是几天后才后知后觉发现上楼的时候总有一道目光在追随我,下意识投过去,不出意料撞了正着。

第二次对视,持续了一瞬就被我无趣的终止了。

因为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后来她目不转睛盯着我的次数多了,才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太寻常的东西藏在我们中间。

说来可笑,我重度脸盲,一个礼拜之内还没搞清楚她的脸长什么样,只能雾里看花般朦胧的回想她的眼神。那个眼神确实没什么独特的,但它偏偏只在我脸上过久停留。

这就不太普通了。但我依然看不懂。

从没被女生如此留意过的我开始紧张她的眼神,不太确定她心里到底埋着什么,有些手足无措。

即使她就在我旁边我也不会向她投去视线,毕竟我还不喜欢她。但是我能感受到她的目光长时间在我的脸上留恋。

在拐角的洗手池碰见,挨得很近才能倒掉杯子里的水。眼神与侧脸快速的碰撞又撤离。

右前方的打印机也开始频繁光顾了,因为一抬眼就可以瞟见我。

第一次说话是在我也不知道有多久之后,大冬天的,尽管室内开着暖气还是穿着大衣的她看着穿着短袖的我和直接管理我们的人真诚发问:

“你不冷吗?”

完全没有料到她会发问的我一时无所适从,敷衍着“不冷”就这么过去了。

第一次谈话话题就这么过去了。

我依然不喜欢她,但是她的眼神开始出现在我的回忆里,从稀疏到密集。

评论

热度(3)